安徽主流经济门户
投稿地址:ahjjb2006@163.com
标题 作者
网站首页 > 文化 > 正文
围村与守望
2018-06-26 09:36:18   来源:安徽经济网   作者:罗永林 陈大众   责任编辑:郭元骧
  引子

  “贫瘠的土地只能哺育苍白的灵魂。任由他们像路边的野蒿一样生长吗?如果过早就认定了命运的生而不同,学会了放任自流,学会了得过且过,长大后凭什么实现梦想?他们的祖辈父辈,吃苦受罪不言累,擦干眼泪为生存,在外识眉眼高低,在家中默默耕耘。祖辈父辈期望的,又真的只是一个会打工的孩子吗?”这是《被手机游戏围困的乡村和未来》一文在文章开头的发问。
  文章接着写到:农村少年正在被手机游戏吞没,手游瘾成为乡村“流行病”,甚至到了不懂“吃鸡”是文盲的地步。“除了睡觉,哪怕吃饭、上厕所、走路,村里的青少年手中也往往横着手机”。
  “手游围村”从一开始走进记者的视野,呈现在记者面前的,首先是数字上的庞大惊人。据《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研究报告》显示,中国青少年接触网络游戏年龄呈现出低龄化趋势,截至2016年12月,中国青少年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超过2亿,比全部网民使用率高9.6%。另据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有96.76%的学生在家上网,上网所用工具为手机的占71.14%。显然,这与本世纪初学生沉迷网络主要是在网吧的情况已大不相同。
  但据记者调查后估算,实际数字远远不止这些。
  其次是问题暴露得触目惊心。厌学、逃学、暴力冲突、盗刷父母银行卡巨额资金……
  再次是一些极端个案的群体亮相:跳楼、砍死妈妈、持刀闯入邻居家抢钱……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调研后形成的《我国未成年犯罪抽样调查分析报告》提出:我国80%以上的未成年人犯罪与接触网络不良信息有关。
  那么手游是否同样在安徽的乡村大行其道?今年的中高考前夕,记者走访淮南以及合肥周边的庐江、长丰、肥西的多所学校和众多家庭,接触了上百位学生、家长和老师,拼凑出“方寸围村”的景象。

  乡村流行病

  6月20日下午5点,刚参加完长丰县杨庙镇某小学六年级期末考试,满头大汗的成成刚走出校门便掏出手机,进入了《王者荣耀》的世界。成成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在3V3模式中,他的射手“鲁班七号”和队友“曹操”夹击对方的“牛魔”,一阵厮杀,“牛魔”的血条终于见底倒下。“yes!一血!”,成成一阵兴奋。
  “抢人头”、“收割残血”、“杀死敌人”等等这些听上去有些瘆人的短语是《王者荣耀》玩家们最常用的术语。
  提到游戏,成成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话很少,但回忆起自己的最强战绩“十连胜”,他会露出浅浅的微笑,采访中他几次提到,“觉得特别不可思议。”获胜后,低调的他也忍不住把截图发到朋友圈里炫耀一番,同学们纷纷给他点赞。
  成成告诉记者,《王者荣耀》最吸引他的是对战性。采用组团作战方式的《王者荣耀》,对成成这样的玩家来说也是社交工具,他们喜欢在微信或QQ上分享战绩,邀请好友加入战队。成成自己的账号被封后,还会无偿帮同学打升级,他在班上成为了受欢迎的人。
  罗飞飞从小跟着打工的的爸妈来到合肥,直到初一才回到家乡,就读于庐江泥河某中学。
  罗飞飞学生生涯轨迹的拐点发生在初二。那时,他整天向父母吵着要手机,最终如愿以偿。自此之后,他疯狂练习《王者荣耀》的操作技术,平均一天玩8个小时。“一回家吃饭洗澡后,就开始躺床上玩《王者荣耀》,一直玩到次日凌晨两三点,早上去学校就睡着了。”罗飞飞说,“当时就想着练技术,打赢所有人,还有身边的同学。”
  经过一个多月的练习,罗飞飞的技术突飞猛进,玩《王者荣耀》的水平在全班最高不说,甚至在一个有着数万名玩家的游戏区也跻身前一百名。沉迷游戏到这种程度,罗飞飞自然对学习提不起任何兴趣了,成绩直线下降,甚至冷漠到从不跟老师、同学交流。为了充钱买游戏皮肤,罗飞飞把妈妈给他的伙食费能省则省,三餐只吃两餐,省出的钱全“贡献”给了《王者荣耀》。
  对此,他的奶奶显得很无奈,“我们叫他少玩游戏,甚至把网络停了也没用,手机也要流量,流量没了,他夜里就坐在别人家门口蹭网,多冷都无所谓,我们看着真是心疼。”罗飞飞的同学说,玩游戏那会儿的罗飞飞很情绪化。
  如今,罗飞飞说自己玩《王者荣耀》有点玩腻了,但不知道该玩什么,所以每天还是会玩。
  记者走访发现,在淮南潘集区某小学班级上,在玩手游的学生也不在少数。“下课10分钟,宁可不上厕所也要开一把《王者荣耀》”“一天玩8个小时,手机充几次电都不够”等情况比比皆是。
  谈及学生玩手游的现象,多名老师摇摇头,略显无奈。由于学校管理严格,学生在校玩手机的现象基本得到控制。然而,仍有部分学生会千方百计把手机带入学校。“有的女生会把手机藏在内衣里;男生会事先和校外认识的人说好,让对方从校园墙外递进来。”该校一名李姓班主任说,如果把学生手机没收,代为保管,他们甚至会到办公室偷走。“有的学生为了能在学校玩手机游戏,甚至破解了老师办公室的WiFi密码。如果手机被没收了,个别学生还会辱骂老师。”
  “有时候老师也不敢太严厉,怕学生情急之下,会有过激举动。”李老师说,“之前有个孩子在家被禁止玩手游,竟从家里二楼跳下来。”
     校内情况尚且如此,校外情况则更加不容乐观。李老师说,他们班上90%的学生有手机,半数学生有玩手游,其中约有10人对手游已上瘾,“已经到了‘手机就是命’的程度。”
  “地球不爆炸,游戏不放假。宇宙不重启,玩家不休息。”面对防不胜防的手机游戏,学校里有教师激愤地说:“横着拿手机的都不是好学生!”
     这位老师说的,话虽偏颇,但无不一定的道理。

  “熊孩子”的那些“熊事”

  游戏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在游戏世界里,所有的问题都可以用武力解决。青少年熟悉这些之后,在现实生活中,便会采用这种最熟悉的方式解决,在他们看来,这和在游戏里重复过无数次的行为没太大的不同。
  2015年9月11日在合肥市滨湖新区洞庭湖路某小区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杀人焚尸案。
  经过公安部门连续20多小时的缜密侦查,民警成功将吴欣欣(男,16岁,肥西县人)和李涛涛(男,18岁,河南人)两名犯罪嫌疑人一并抓获,并现场搜获作案的刀具。经审讯,二人对杀人焚尸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两名犯罪嫌疑人均为青少年,只因沉迷游戏,为求刺激痛下杀手。
  据通报,9月11日6时许,合肥警方接到群众报警,该市滨湖新区洞庭湖路某小区18栋203室发生火灾,怀疑有一对老夫妻被困屋内。接到报警后,辖区民警和消防部门立即赶到现场展开救援。消防官兵将火扑灭后发现,居住在此的两名老人已经死亡,其中一人身上有多处刀伤。经警方现场勘查认定,二人系他杀。
  民警现场勘查发现,被害人家中房屋门锁完好。在卧室里,民警发现了一个笔记本,在笔记本第一页上画着一个特殊图案,并歪歪扭扭地写着“绝杀、修罗、摩羯”等字样。进一步走访后民警得知,遇害的两名老人租住在案发小区内,平日深居简出,从未和人发生口角,也未听说与他人结怨。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吴欣欣就读于合肥市某技校,长期沉迷于网络游戏不能自拔,案发现场留下的“修罗”等文字就是他在网络游戏中为自己起的名字。由于沉迷于游戏,久而久之,形成了暴力、冲动的个性,甚至产生了效仿游戏中砍杀人的想法,以满足自己的成就感。
  一次偶然的机会,吴欣欣和李涛涛通过网络认识,并相约在合肥杀人“练胆”、“找刺激”。
  9月10日中午,李涛涛抵达合肥。当天下午,两人便前往塘西湖公园寻找目标,后因现场环境不适合作案而放弃。当天晚间,他们来到位于案发小区,确定好作案目标后,攀爬至受害人家的南阳台进入室内,用随身携带的匕首残忍地刺死两名老人。随后,两名犯罪嫌疑人开始在现场翻找钱物、看电视、睡觉。四个多小时后,两人用酒精作为助燃物,纵火焚尸后逃离现场。
  还有更极端的,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事情发生。
  这是发生在几年前庐江县的一场悲剧,以至于当事家庭都不愿意提起。
  年仅16岁的少年胡彬在服用了农药之后,被紧急送往安医大第一附属医院进行抢救,到达医院时,胡彬已经生命垂危,两天后,胡彬离开了这个世界。
  对于胡彬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胡彬的家人、老师和同学之所以一致认为网络游戏是胡彬自杀的罪魁祸首,是因为在胡彬自杀前,曾经在当地一家名叫飞宇的网吧里疯狂地玩了11天的网络游戏,随后就发生了自杀的悲剧。
  在抢救的过程中,胡彬向父母讲述了自己11天的出走经历。原来,为了安心打网络游戏而不被父母找到,胡彬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前往县城里的网吧,而是去了一个乡镇里的网吧。开始他一天吃一袋方便面,后来,三天才吃一袋方便面,晚上,三个椅子拼起来往上一躺就睡了。这期间没有人过问这个少年的冷暖饥饱。
  对于胡彬喝农药的原因,胡彬的父亲说:“胡彬在医院讲,爸爸我喝的这农药有剧毒。我问他,有毒你为什么还喝?他说,我喝就是想让你们救不活我。他说我已经玩够了。”胡彬的母亲说:“儿子老对我说,妈,我管不住自己,我就是想玩,他说管不住自己的腿,他说也不想气妈妈,不想对不起妈妈,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就是想要玩。他说,夜里心里老是想着游戏,老是睡不着,就是想玩。”
  胡彬在死前说的最后几句话是:“有妖怪过来了。杀光!杀光!”在病床上,孩子的手还在动,似乎还在打着游戏。
  在网络上输入“玩游戏犯罪”关键字,呈现出的案例触目惊心:
   ———2017年6月22日,杭州一名13岁的学生因玩游戏被父亲教训后从四楼跳下。
  ———2017年10月6日晚,家住四川省泸县的17岁的胡某戴上头套持刀闯入令居家抢走900元,第二天当民警在一茶摊将正在玩游戏的胡某抓获,在其被控制后他对民警吼道:“你们抓我可以,等我把游戏退了!”
   ———2017年12月1日,四川省大竹县文星镇陈三妹被留守的儿子13岁的袁小明因玩《王者荣耀》充钱一事砍死在家中,留给父亲及爷爷奶奶无尽的伤痛。 
     ……
  虽然这些可能是个案,但判断确实不是耸人听闻—————自2000年以来,我国各级法院判决生效的未成年人犯罪人数平均每年上升10%左右,增长率超过了GDP的增长率。调查结果显示:未成年犯,犯罪前频繁接触网络的比例高达81.8%,未成年人因网络成瘾或受网络色情、暴力内容影响而诱发盗窃、抢劫、杀人等严重犯罪占40.8%。公安部的一份调查显示了两个“大多数”:全国未成年人受侵害及自身犯罪的案例大多数在农村,其中大多数又是留守儿童。

  “野蛮生长”之痛

  注册用户突破2亿,一个皮肤一天就卖了1.5个亿,单月流水在20-30亿元之间,年收入在300亿人民币左右。2017年,《王者荣耀》无疑是最赚钱的一款游戏,没有之一。
  “我们算过它(腾讯游戏)比贩毒的利润还高,但没有贩毒的风险。”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是另一位网络大佬360董事长周鸿祎。他曾表达对腾讯游戏的羡慕。
  移动游戏被玩家亲切称为“手游”。近年来,庞大的手游玩家群体已经把中国手游产业送上全球手游市场大赢家的宝座。在一些全球行业统计中,中国公司包揽了全球收入前10名手游公司中的9位。
  2013年是中国移动游戏爆发的一年,也是重要的转折点。据艾瑞咨询、游戏工委等最新数据统计表明,2013年移动游戏产值增速达到119%,在智能终端上的增长率更达到了史无前例的371.1%。狂暴的资本推动着市场在泡沫中躁动,狂飙般的野蛮生长和混沌无序的竞争同时上演。
  作为文化产业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中国游戏市场已增长至千亿元级规模,位居全球第一位。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伽马数据(CNG)、国际数据公司(IDC)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2036.1亿元,同比增长23.0%。连续三年成为全球游戏收入第一大国。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中,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161.2亿元,份额继续增加,占57.0%,其中,腾讯网易拿走七成。
  然而,远看郁郁葱葱,近看在繁华之下国产游戏行业却存在在未成年人保护方面不够到位、以及涉黄涉毒、诱导消费、侵害隐私等问题而广受诟病。
  这种一边是巨额市场收益,一边是汹涌而来的批评指责,“叫座不叫好”的“《王者荣耀》现象”,暴露出我国游戏产业野蛮生长的痛点。

  守望未来

  我们并不是彻头彻尾的“游戏皆祸害”论的主张者。相反地,记者“从不讳言网络游戏的积极作用,作为一种文化和产业,我们无法将其从生活中剔除。”但记者仍然对被手游侵蚀的乡村青少年的文化生活感到深深地担忧和无力,并渴求着一个答案。
  早在2007年,网络游戏还处于电脑时代,“网瘾”成为全社会关注的问题,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张正明疾呼:网络游戏正在演变为“电子海洛因”毒害着青少年。
  10年来,网络游戏带来的社会问题一直被代表委员们关注。10年过去了,网络游戏由电脑网络游戏占主流演变成手机移动游戏成为主流。
  2009年,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呼吁,网游代练不仅不能提供真正的就业机会,反而会摧残青少年和大学生的身体,制造就业困局。
  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周建元是公安部的监督员,因工作原因经常探访各地监狱和看守所,她发现,青少年犯罪中有许多是受网络游戏的影响。2014年,周建元代表呼吁应尽快出台法律法规,对网络游戏进行审查分级,限制其中暴力和色情内容,严格实行网游实名制。
  2015年,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表示,网游成瘾性为社会所公认,游戏在互联网平台上对青少年全开放,无异于源源不断地把一批又一批青少年往游戏成瘾者的路上输送。
  2017年,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何寄华对媒体表示,少数手游企业缺乏道德担当,实名认证在手游市场名存实亡,他呼吁网游企业应严格实施手游实名认证,进行人脸识别,不能进行身份识别的,都视为未成年人,禁止使用。
  在2018年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来自广西的全国人大代表黄花春在提交的《关于加强不良游戏管控的建议》中,建议主管部门要明确和落实游戏企业主体责任,在游戏上线前,应出具未成年人保护评估和适龄提示;加强对网游产品上市的审批管理,推动建立网游企业诚信系统,对不诚信的网游企业进行曝光;对游戏软件推广和营销手段进行限制,消除对青少年不当却又无处不在的诱惑。
  而另一位来自广东的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大学副校长于欣伟带来了名为《关于加快推动网游分级制的建议》的提案。他建议应尽快研究出台强制性分级标准、增强实名制认证手段。
  曾长期在基层担任校长的庐江县教体局督导员洪平表示,将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矛盾的诸多问题统统甩给玩游戏本身就是错误观念。大多数沉迷网络的青少年,都会说在家里感觉不到家庭温暖,在学校享受不到成功的喜悦,但在游戏中可以体验到这些。这就需要从学校和家庭教育入手对青少年进行积极引导,给予其更多的情感关怀和人际互动,取代他们在虚拟世界得到的人际安慰。
  因此,尽管看上去只是一个“孩子”和“网络游戏”的问题,但要使问题真正得到解决,却需要从游戏厂商、国家政策、社会到学校和家庭环环相扣的努力。
  也许问题的关键,从来就不是“游戏”。
  值得欣慰的是,就在本文写作结束之际,国家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做好预防中小学生沉迷网络教育引导工作的紧急通知》并致信全国家长。从通知里的“紧急”二字,足见当前中小学生沉迷网络问题的紧迫性。
  在此记者呼吁: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部门、每一个涉游企业都应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从能做的事情做起,为孩子的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教育环境和成长空间。用责任肩起明天的希望,使全国2000万农村儿童如蓓蕾一样的稚嫩花朵吸收大爱的阳光雨露,一个不少地在绽放在祖国人性的春天!
    (因涉及未成年人文中用名系化名)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热词搜索:围村与守望

上一篇:“世界杯该你上场”精彩不断嗨翻滁城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本月排行
友情链接
安徽省人民政府 | 安徽省经信委 | 安徽省发改委 | 合肥市经信委 | 淮北市经信委 | 铜陵市经信委 | 芜湖市经信委 | 毫州市经信委 | 宿州市经信委 | 蚌埠市经信委 | 阜阳市经信委 | 淮南市经信委 | 滁州市经信委 | 六安市经信委 | 马鞍山市经信委 | 宣城市经信委 | 池州市经信委 | 安庆市经信委 | 黄山市经信委 |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新闻网 | 人民网安徽频道 | 新华网安徽频道 | 中安在线 | 江淮新闻网 | 安徽网库 | 安徽国际徽商交流协会 | 安徽新闻网 | 合肥论坛 | 安徽广播网 | 安徽网络电视台 | 新安传媒网 | 合肥网 | 安青网 | 安徽先锋网 | 安徽农网 | 江淮网 | 万家热线 | 120热线网 | 安徽微博发布厅 | 安徽金种子 | 安庆网络广播电视 | 宁国新闻网 | 凤阳新闻网 | 桐城新闻网 | 安徽企联网 | 安徽物流资讯网 |